历史学家阎崇年:天天读书,日日求新

历史学家阎崇年:天天读书,日日求新
天天读书,日日求新本年的国际读书日,既有新困惑,又有新期望。对我来说,既是读者,又是作者。要写书,必读书,那就先从读者说起吧。年头以来,疫情来袭。世卫安排最新数据显现,到北京时刻4月23日9时,全球累计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超越246万人。这给国际读书日带来的,清楚是困惑,怎会是期望?工作要从正反两面看。人们读书最大的困惑是时刻——没有时刻,怎样阅览?而严峻疫情,既给国际形成巨大灾祸,也给广大读者送来时刻。疫情期间有个现象,那便是开会少了、应付少了、餐叙少了,而自己分配的时刻相对多了。对大多数人而言,大好春色日,正是读书时。窗外看百花,室内溢书香。我在电话中获悉,有的朋友,每周读一本书,已读十多本书,无暇他顾,心安神定;有的朋友,在家里看大片,每天要看一部,艺术境界,大为提高;有的朋友,在家泼墨写字,每天写若干字,书法作品,猎获丰盛;而我自己,集中精力读同路的新著《冯尔康文集》,并在晚饭后,赏识我国京剧音像集萃,每天看一出,也补了我在我国戏剧史方面所缺的课。读书好处多。面对疫情,人们不免七上八下,而读书,能够安神定志,修身养性。康熙皇帝玄烨说:“俗人进德修业,事事从读书起。多读书则嗜欲淡,嗜欲淡则费用省,费用省则营求少,营求少则立品高。”这话说得有道理。读书还有益于健康长命。在疫情期间,人们益发觉得:本身健康,免疫力强,抵抗力强,才干抗御病毒,削减疾病。健康长命,办法许多,其要之一,便是读书。据玄烨调查并计算,明末清初的书法家、画家、学者等,多“寿考而身健旺”,便是既长命、又健康。他重复说,多读书,益寿康。乾隆皇帝弘历身边,有所谓“香山九老”,多是诗人、作家、学者、书画家等,他们大多健康高寿。我既做了读者,又做了作者。读书主要有两种办法:一是用耳听,俗称听书,如曩昔常提到书馆去“听评书”;二是用眼看,俗称看书,如曩昔常提到图书馆去“看书”。而写书呢,也有这样的不同方式。我在喜马拉雅网络音频渠道,主要是给听众讲书;而在出书社雕梓图书,主要是给读者写书。本年是北京故宫建成六百周年,这是我国、亚洲、国际文化史上的一件大事。为此,我在喜马拉雅播出音频叙述的《大故宫六百年风云史》100讲课程,并出书同名书,一起出书拙著《故宫六百年》(上下册)。线上线下,听书看书,彼此替换,互彼此补。喜爱阅览的,能够看书;喜爱换个方式的,能够听书;没听清楚的,或自己特别喜爱的部分,又能够看书,彼此观照,加深形象。由此,我联想到,“听书”和“看书”,既不行扬此抑彼,也不行彼此排挤,而应彼此观照,“比翼齐飞”。防疫期间,我宅在家里,翻检旧草,从头整理,弥补新文,组成一著,名《故宫疑案》,廿二万余字,刚交出书社待梓。这是我作为一个历史学者,在防疫期间,为社会尽的一点绵薄之力。我从开端认字、写字、读书、写书,至今已80多年了。在人生绝大部分时刻里,我与书相伴,与书为友。十天能够食无鱼,一天不行案无书。读书成了我的第二生命。瘟神总有送走日,读书却无结束时。天天读书,日日求新,这是我的信条,也是我的期许。项目团队:光明日报全媒体记者张胜、王斯敏、杜羽、蒋新军 实习记者 景辉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